相关文章

美国乡下探亲记 收割草原上的醉人诗篇

  去年5月我们赴美探亲,住在新泽西乡下,想不到家的后面竟是草原,种的全是麦草。那是一片绿色的海,微风卷起一层层起伏的浪,空气中弥漫着牧草和野花的芳香,碧波缓缓地绵延开去,心潮随风荡漾。傍晚,草原的夕阳正红,绚丽的风景映入眼帘,倚望着云霞满天,流水芳踪,仿佛如梦似幻,如醉如痴。

  每天都能看到辽阔的草原,呼吮着新鲜的空气,让人感到心旷神怡,有一种甘甜清爽的味道。蓝天和白云,一望无垠,让人不禁沉浸在亲近大自然的美妙当中。牧草周边有绿色的屏障,空中常有大雁和天鹅飞来。有时还能看到野鹿、野兔和雉鸡从牧草里钻出,一不留神,会吓你一跳,这里就是一年两熟的新泽西乡下夏季、秋季草场。

  时间匆匆过,转眼就到了牧草收割的季节。这时的草原,天更蓝、云更白、鸟更多、空气更新鲜。看着阳光洒满在金色的草原上,将这里的田园牧场渲染成一幅湿润而美丽的画卷,让人充满了难以抑制的兴奋。唯美的草原,犹如金色的地毯,呈现出自然和谐的生态之美。

  说到草原,大家自然会陶醉于草原的苍茫、辽阔、广袤、高远、宁静之中,自然会想起: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这首民歌;可能也知道,这个季节是牧场最忙的时候,几乎每家都是全体出动,男女老少集体上阵挥镰、割草、捆草,唱着欢快的歌儿,享受着丰收的喜悦。年轻的牧民头顶蓝天白云,骑一匹骏马,纵横驰骋。这种境界,既让人惊叹,又叫人舒服,给草原增添了无限的乐趣……

  其实在北美乡下的草原,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。为便于经营和管理,巨大的草场已被分割成若干片方圆几公里的小草场。各家的草场四周,以绿树屏障作为彼此的地界,每户都在自家草场的中心,建有自己的楼房、粮仓、草库,同时还备有牧草收割机、翻草机、捆草机、拖拉机等等。在盛夏和深秋,我们赶上两次收割牧草。

  第一次是6月下旬,我们有幸亲眼目睹了草原收割的全过程。随着马达的轰响,一位中年司机驾着一辆红色的拖拉机向牧场驶来,收割机的刀具在机身的右侧,拖拉机由东向西行驶,从北侧开始收割。司机开过的地方,五拢牧草同时整齐地放倒平铺。就一个司机,仅用大半天的时间,就将方圆几百亩的草场全部收割干净。

  两天后,还是这个司机,又开来一辆翻草机当天内完成牧草翻晒;接着仍然是他,又换了一辆新型万能自动捡拾进料捆草机,用不到一天的时间,就完成了牧草的收割、捡拾、打捆、装车和运输。工作效率每小时2000公斤左右(100余捆),成捆的牧草系长方体,长高宽分别为100、50、40厘米。前后5天,一人一机,牧场收割完毕。速度之快,效率之高,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第二次是10月下旬,秋季收割牧草。收草程序与夏季一样,只是捆草机换成了圆柱体,每捆重60公斤左右。草捆不是马上运走,而是一直放到次年春暖花开之际,才移至另外一处闲置的地方存放。

  最让我们难以忘怀的是:在牧草收割的季节,鸟儿出奇的多。这主要是源于草原的四周,不仅有绿色屏障,附近还有潋滟的湖泊,林丰水秀鸟自多。在这里经常能看到黄鹂、杜鹃、白鹭、灰鹭、天鹅、大雁、鸳鸯、鸽子、兀鹫、秃鹫、布谷鸟、猫头鹰、啄木鸟等等,不下几十种。

  步入后院的林间小路,脚下的小草柔软而湿润,带着晶莹的朝露,不时亲吻你的裤管和脚面,陶醉于草原和泥土的清香。空灵的丛林里,鸟儿的歌唱唤醒了沉睡的大地,美妙的音符就这样纷纷扬扬飘浮在空中,众多的鸣叫声迎面扑来:有颤音的,有呼声短促的,也有长调的,还有婉转悠扬的,好像正举办着森林音乐会。鸟儿在空中飞来飞去,有时还会落在草坪上觅食、打斗,让我们独享大自然的天籁。

  在骄阳似火的盛夏和硕果累累的金秋,牧草一片金黄,家的后面俨然成为一个丰富的天然飞禽园。“梧桐葱茏待凤凰,水秀山青鸟自来。”坐在家里就能看到灵禽飞鸟在空中起舞,泼墨蓝天,不能不说是一种独特的享受。尤其是秋季,牧草收割、放倒、晾晒的时候,铺天盖地的麻雀会来草地上觅食,麻雀、兀鹫、海鸥、大雁等鸟类随处可见,那壮观的场面,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  撰文、 摄影/李志平、吴玉芝